卡其色西游39.高僧和尚

原标题:五个和尚

和尚和尚,你为什么不辩解?

“你他妈每天到底在干什么?”,和尚挥着拳头,怒斥着猴子。

一个参禅的和尚与一个念佛的和尚

遥想几年前,因为看了《零秒出手》,短暂地成为了山P和北川景子的脑残粉(不要问我为什么,现在的我也不懂,可能是当时小提琴的插曲实在太好听了)。于是冲着山P颜值回归和十元姑娘前段时间确实口碑爆棚开始了这部的追剧历程。

  很早以前,有一座庙里住着五个和尚,可是庙里香火不盛,没几个人前来。和尚们眼看揭不开锅了,于是决定四个人下山去化缘,留一个最小的和尚在庙里看门。这个方法看样子不错,和尚们用不着挨饿了。

因为辩了也没用

“师傅…
…”,猴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师傅竟然还活着。

我记得说过,前二年说过,近来很少说,一个参禅的、一个念佛的,这两样比较一下。我以前跟谛闲老法师学教,在他那里参学。听谛闲老法师说:‘自己有好处,给人家讲讲说说也有好处,不会用功的也会用功了,会用功的就更会用了。’所以我也说说,也有听到过的,也有没听到过的,听到过的随意,没听到过的也应该听听。
谛闲老法师收了两个徒弟,有个大弟子,这人简单说,有人介绍跟谛老出家了,出家前他已经结婚,有个内人,还生了个小闺女,他也没向家人商量他要出家,当然他妻子不愿意,以后也许是善缘就难说了;他发心坚决非出家不可,谛老法师就收了这徒弟。他喜欢参禅,参禅,到那里去参禅?咱们中国最有名的禅堂是镇江的金山寺,寺建立在长江里的小岛上。他自己发心出家,当然很诚心,家也不要了,太太也没商量好就先出家了,女儿才几岁,寄托在兄弟家,他太太想不开就投江死了。他也不管,反正要出家修行,吵死弄活的也不管,他去修行,谛老法师于是就送他到除山禅堂修行。

但是还好我是把剧都看完了才来写了这篇评论。
不然应该会出现第一集写的心潮澎湃,把剧夸得上天结果到后面啪啪啪啪打自己的脸……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一天,和尚们化缘回来时见小和尚正躺在床上睡着了,他们一个个很生气,想着我们几个人在外面辛辛苦苦讨回来粮食与你吃,你却在家安逸地睡觉。和尚们决定让小和尚以后跟他们一块出外化缘。

抹黑僧道,由来已久《西游记》算是一部宗教题材的小说,但是作者对宗教人士却颇为不友好。唐僧一行走到了观音禅院,下榻于金池长老的地盘。按说远来是客,更兼都是佛门中人,谁家弟子不挂单,双方更加应该以礼相待。可这金池长老竟然贪图唐三藏的锦襕袈裟,联合了熊罴怪,要放火烧死师徒四人。幸亏孙悟空神通广大,才能反败为胜。

“睡傻了?妈的!自打离开女儿国,你都睡了三天了!还没睡醒?”,和尚骂道。

他修行很认真,修行有十多年了,修禅修得很有点名誉,还收了不少徒弟,当了首座。有徒弟,有人供养,吃的、穿的、住的那样也不缺,心里头就生起贪心,有吃的、有住的,又有人恭敬,心里就有点自满。你看参禅的不容易,他就打妄想,洋洋得意,岂不知他一出家时,他内人的鬼魂就跟著他,有十几年了。他内人不同意,不愿意他出家,鬼魂就跟著他想扰乱他,他参禅修行真有功夫,就有护法神保佑,鬼魂不能够靠近迷惑他。他一打妄想,一贪,一得意,道行就退失了。护法神走了,鬼魂就得手,一下就扑到他身上,迷著他要他投江。他因贪心、迷惑,不能作主。金山寺四周都是水,晴天,山就像在天上似的,天照江里。他要投江,他被鬼魂附身,身不由主的投到江里,有人看见了,就把他救上来了,说这怎么回事?他不知怎么回事?过了几天他又投江了,又让人救上来了。金山方丈和尚说:‘这不好!首座著魔了。他不懂水性,可别淹死了!赶快给他师父——谛老法师报信,请谛老接他回去。’

其实全程就是面瘫和尚和职场灰姑娘(虽然我觉得她是职场精英啦其实)的小白故事,走向也是韩剧多年不用的梗,以及各种玛丽苏到冒泡。连剧组上宣番的时候都纷纷表示,如果男主不是山P的话,自己都看不下去哈哈哈哈。
以及最后的一集之前我都懒得看,因为大概和《最后的灰姑娘》一样,男二要和女主远走天涯结果女主还是毅然决然回来追寻真爱,可是《灰姑娘》里我藤木直人叔多帅呀,一直到最后我都以为他是男主!!!

小和尚不得不听从师兄们的意思,第二天跟他们一道出门。到了晚上,和尚们回到庙里,他们简直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庙门大开,院子里乱七八糟地堆着柜子、箱子、衣服、经书……“被盗了!”和尚们反应过来说。

至于他们终于到了西天,竟被领去取经书的罗汉强行索贿,名声太大,不提也罢。而这一路上的妖魔鬼怪,什么小西天里的假如来啊,乌鸡国里的狮猁怪(虽然化作了道士,但他真的是文殊菩萨的手下),都似乎在明着暗着地骂和尚。至于道士,咳咳,记得虎力大仙吗?那是道士哦。

猴子朝自己挥了挥手,跟着不由笑道,可能我是在做梦吧… …

他师父谛闲老法师这时正在宁波修庙塑佛像,庙倒塌了重修。金山寺给送信说:‘你那徒弟在我们这里投了两次江没死,问他他也不知怎么回事?迷迷糊糊,请你把他带走吧!’谛老法师想想他是他的徒弟,别人去还不行,谛老法师只有亲身去一趟金山寺了。让他来他还不来,叫他走也不走。这都是听谛老法师说的,都是真事。其实他就是给鬼魂扑到身上了,糊涂了,平常他跟好人一样,说好话,他说到投江时全不知道呢!谛老说:‘走吧!你别搅和了,人家都是修行人,你这左投回江,右投回江,跟我走吧!’

所以到了最后,支撑我看下这部剧的原因就是实在好奇吻戏在哪里……整整九集都没亲上,这和说好五集之内滚床单的日剧不一样啊!
结果最后一集播完打开微博一看,热搜第一条就是“和尚
亲了”(原来大家都在和我一起建设特色主义社会哈哈),满怀期待地去看吻戏结果也因为从第一集开始就没有上线的灯光师而大大折扣,就靠圣诞树发出的那点小光看个屁啊!!!有没有诚意!!!整部剧除了颜值哪一点对得起观众?!!!

和尚们好不容易化缘得回来的粮食、钱物通通被强盗席卷一空。他们后悔不已。

图片 1

啪!

那时候轮船是平底的,在江里走,在轮船里有两个睡铺,底下一个,上面一个。谛老法师就睡在下面,他在上面,人好好地,一路平安无事,坐船回到宁波观宗寺。因为他在金山寺十几年,是有身分的人,是首座,当然有一间寮房,就送到寮房去安住,就在那里修行吧!这也就没事了。有一天早晨吃饭时,他没去吃饭,谛老法师惦著他常迷糊,请佣人查房找他,他屋里没人,后面窗户开著,谛老法师说:‘坏了!不好!这房门都是关好的,他从窗户出去,这不好了!这可能去投江、投河了。’这时候叫著寺里大众分头去找吧!寺庙附近有护城河,水也很深,帆船可以进来。先在寺内找没人,大众就顺河边找来找去,河大围著庙,通著城,大约找了半里路,发现他已经在河里淹死了,没办法就捞上来,抬回寺里,给他念经超度埋葬就算了。

最后还是要恭喜和尚终于亲上了!
偶尔春心动荡的时候看看这部剧还是可以的,可能是我已经老了……

不要因为一点小错而将他人全盘否定。每一个人都有他的位置和作用,如果你让他离开他自己的位置,也许你会得不偿失。

抹黑僧道,不止是《西游记》,还有《水浒传》。《西游记》好歹还顾及自己的立场,不敢真下手黑。《水浒传》可是真下得去手,除了当官的和有钱的这类统治阶级,就属这帮宗教人士最“五毒俱全”。通奸,杀人,扯谎,派系斗争,什么都干了。说起来这也是明清之际市井小说的常态,这就不多说。

但怎说,和尚这一巴掌说来就来,竟打的猴子一个猝不及防。

就在这时候,他出家时的小女儿也长大成人了,女儿也出嫁了。往年他父亲出家,母亲死了,就在亲戚家住,姥娘家住。今天他女儿来了,谛老正打发人给他女儿送信,都在城里城外的不远,见他女儿哭著来了,告诉谛老说我晚上做了个梦,说她父母今天上任,谛老问上什么任?她说她父亲在土地庙当土地爷,她母亲当土地奶奶,于是谛老忽然大悟,明了其中原因。正好寺外不远最近新建一个土地庙,这时候同修大伙给他念念经,他女儿哭哭啼啼。谛老说:‘你今天当上土地公,我们超度你,你也得显显灵给我们看看吧!’这时来了一阵旋风,大得很,转了半天,谛老说这必是他显灵了。谛老法师说这些是譬喻参禅人一念之差,就落得这个样子。

王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国人常常称呼僧道之人为出家人。这就有隔阂:凭什么我要在家在世间里过活受苦,你就可以在寺庙里在道观里逍遥享福?加之,僧道和常人生活的区域不一样,习惯不一样,说话方式不一样。人的天性,都是喜好同类而厌弃异类的。然而,为什么感觉上和尚被黑的比较惨呢?请比较下图,你觉得哪个会比较像坏人?

猴子忽的转身,跟着一脸惊愕的望着和尚。

说起念佛,他又想起一个徒弟,这都是谛老法师亲口说的。

责任编辑:

图片 2

和尚掐腰皱眉,跟着又骂道,“你他妈到底睡没睡醒?老子都背你走了三公里了,不是,只听说过徒弟背师傅,却没听说过师傅背徒弟的,你明不明白!”

谛老法师说:早先我还有个徒弟,这人是个手艺人,俗语讲‘锅漏匠’,也就是盘、碟、碗、磁器摔坏了可以拿锯子补好再使用,这时候没有了。古时碗摔三片、四片还能锯上,还一样使用。外国人看中国锯上碗、盆不知是什么?这个锯上还能用,早先人们都俭省。那时谛老在金山参禅。早年讲过经,讲了好几年,人们都说他没参过禅,他说法不得力。谛老觉得参禅还算个什么呢?谛老在金山住了好些年,在那儿参回禅,以后讲经才有人信,才有人听。

素食不顶饿,人会不由自主地多吃,碳水化合物积淀多了,倒比肉食还长肉。所以茹素者偏胖。

猴子卡么卡么眼睛,跟着又用力揉了揉眼角,那和尚的形象忽的模糊,跟着却变得异常清晰。

他在金山住时当知客。有一天,从家乡来了一位老乡,是他小时候的玩伴。谛老法师原是买卖人,跟他舅舅学医,这时候在金山当知客,所以老乡来找他。这锯碗的手艺人,找他说要出家,要认他做师父,谛老法师说:‘你不行啊!你要出家,都这么大岁数了!四十多了!没念过书,学经教自然是学不了,苦行你又受不了,你出家不是找麻烦吗?’劝他多次,他坚持非出家不可。这从小就认识,又是老乡,谛老不得已,说:‘你一定要出家,就得听我的话,我就收你做徒弟。’他说:‘那当然,我认你做师父,你怎么说,我一定听。’谛老说:‘你若听我话,你这么大岁数了!现学经教也来不及,你就直接修行,就听我说。’他说:‘你说什么我都听,只要让我出家。’谛老说:‘早先有个手艺人,出家修行成道了,你就跟他学一学。’他说:‘你只要收我做徒弟,你怎么说,我怎么听。’于是谛老接著说:‘你出家以后也不必受戒,我给你找个小庙,你不要出庙门就老实念佛,我给你找几个功德主,护持你,供你吃饭。’

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妈的!这不是梦?”,猴子竟不由张口喊道。

当时南方宁波信佛的人很多,差不多每个乡村都有小庙,都有人拜佛、信佛的。我去过,在那住过三整年,我给你找个小庙,在里面什么都不需要,你就只需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念累了你就休息,休息好了就再念,黑夜、白天不间断的念,什么事也别管,到时候吃两顿饭,我给你找好功德主。谛老法师那时也很有名誉,信徒很多,就托人办妥这事,教他修行方法,就是闭关,也叫方便关,一个小庙一个人住著,每天有老太婆到时候来给煮两顿饭,他就不做买卖了。听谛老法师告诉他这个修法,准是好道,这道一修,准能得好处,他也不知道将来会得什么好处?谛老就回金山了。

图片 3

“妈的…
…”,但这话一脱口,似乎就惹恼了和尚,和尚一插腰,当即就又给了猴子一顿炮锤。

以后他念了三、四年的工夫,那也不去,他那时人在初发心的时候勇猛精进。俗话说:‘出家一年,佛在眼前,出家过了三年,佛就到灵山离远了。’人在初发心时,就告诉这个法门,他就心诚,一修到底。时间长了就懈怠,不当回事。

图片 4

待烟尘散尽,猴子顶着乌青眼,打在师徒四人前头带路。

他听谛老的话,只要睡醒,就念佛。他从前做手艺挑东西,双腿有劲,就绕著佛念,累了就坐著念。谛老法师也不知他念得怎么样?就这样念了三、四年。有一天,他告诉煮饭的老太太:‘明天你不用给我煮钣了,我不吃午饭了。’老太太以为明天必是有人请他。这三、四年也没看他去那儿?他说在当地有两个亲戚朋友,他出去看看就回来。就对老太太说:‘你明天早晨不用来煮饭了。’老太太以为他出去一趟,明天必是有人请他吃饭。第二天老太太惦记师父,到吃饭的时候,就去小庙看他回来没有?小庙贫穷,不怕偷盗,虽有门也没关;老太太想想就说:‘师父吃饭回来了。’里面没人答应。走进屋,看见他在床铺下边站著,脸朝窗外,手上拿著数珠。老太太一看问他话他也不答,仔细一看师父已经死了,站著死的,念佛站著死的。老太太吓一跳,她就向邻近人说:‘师父站著死了。’这就来了好些人来看。看师父一手拿著数珠,另一手握著灰,扳开手一看,他手里有八、九块现大洋。。那时南方人吐痰的痰盂不是洋磁的,有点水在里面。它都是灰盒子,是一个四方的托盘,盒子里放有小灰。人吐痰吐在灰里。隔日倒了再换新灰。一看那吐痰的灰盒子,里里外外都是小灰,他手上捏了一把灰,手里握著八、九块现大洋。人们明白了,他一定是做手艺时,做买卖时,存了的几块钱。当时大洋钱是很高贵的,存了也没有柜子放也没有锁,他就埋在痰灰盒里。谁偷东西也不会想到痰灰盒子里去偷。他是恐怕死后别人不知道,他把钱抓在手里站著念佛往生。他是预备拿著这些钱,让人们看看好办理后事,应该是这个道理,这是谛老法师说的。

释永信,是与非

图片 5

后来他的几位护法给谛老法师送信说:‘你的徒弟站著死了。’谛老坐船第二天就来了。一看他那样站著都两、三天,就这样直直的站著。谛老师父这才给他办后事。谛老说:‘不错呀!你这出家没白出,比那当大法师,当方丈住持,高明得很了,像你这样的成就不多呀!’很赞叹他的!

轰轰烈烈的黑僧人运动一直延续到现在。最近被黑得最惨的僧人当然是少林寺“掌门”释永信。

和尚光着膀子,汗流浃背,按他说的,西行的路上无聊的很,要是碰到两个女妖精当是最好,但若是没有,便也只能闲着看看耍猴了。

我说这谛老法师两个徒弟,一个参禅的,一个念佛的。你们诸位比一比,那个参禅的很有几年苦功夫,做了个土地爷。这个耍手艺的锅漏匠,人家念三、四年佛,立著就走了,总算是真有功夫。我听谛老法师说过两回,这是真事,很能警诫人。今天我说这话,大家要知道,念佛这法比参禅,比修止观,比修密宗,实在是超出超近得多了,念佛法门,人人都能行,也不用把教理弄明白,只要肯念,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准能往生佛国。

这位当今中国最出名的僧侣,已经被黑了几十年了。若我记忆无误,本世纪之处,小报上就有他办武校捞钱的传闻。那时候人们都单纯,听风便是雨。但是坏话说了十几年,却还是那一套——打架斗殴,豪车别墅,玩弄女性,权钱交易。

“老猪,你也去!”,和尚突然说道。

奇怪的是,朝阳区的十万仁波切没有人管,江西的王林之流没有人管,最后有人管的却是这位平日里蹲在山林里的胖大和尚。

老猪听罢,咽了口唾沫,不敢不从。

怎么讲,长得胖吃亏啊。

老沙是个老好人,所以和尚平时也不难为他,很多时候,和尚跟老沙的话要更多些,比如,“老沙,你看这猪屁股好看,还是猴屁股好看?”“老猪!你别挡着猴子!”“猴子,再浪一点嘛!”“老猪老猪,快挡我前头,我和那女妖精有情债!”

图片 6

而老沙听罢,一般却只是报以微笑。

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我大概明白了一个道理:经常有负面消息只能说明他有名,经常有负面消息却不辟谣的,不一定是坏人。

猴子面朝着阳光,不知为何,心里竟舒坦了很多。

释永信我不了解,但是我了解周星驰。被人说了几十年的坏话,星爷从没有辨白过。他可能不算一个脾气温和的好人,但是,你若说他是坏人,请问,坏人能拍出那样精致温情的电影吗?

“师傅,我们这是要去哪,干什么去?”,猴子忽然问道。

而释永信也从来不辩驳。登封人自己说,少林寺是河南的印钞机,谁都想要沾一下。而释永信愣是守住了佛门内的清净。

和尚被问一愣,跟着却漫不经心的回道,“去大雷音寺,为的,自然是荣华富贵嘛!有钱多好,逍遥自在的!”

贴一段记者的记录:

“你不是为我出气去吗?”,猴子接话道。

少林寺一直不主张收门票,怕过度商业化,但当地旅游和文保部门不同意。门票收入都在旅游局处,少林寺和尚的工资主要靠教众的布施和供养。释永信主要的争议点就是他把少林寺商业化了,但是话说回来,如果不商业化,除了那部电影,有多少人知道少林寺呢?释永信商业化的仅仅是少林,他有没有对他自己进行过炒作呢?

和尚一听,脸色忽的就暗了,跟着又闷声说道,“为谁出气?呵…齐天大圣?天蓬元帅?卷帘大将?你别逗了…
…你们哪个不要比我和尚牛的很?”

拍摄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个游客上香的镜头,由于没带演员,我们去得早也没多少游客,我就自己去上香了。拍完那个镜头之后,我们就走了,我回头一看,配合我们拍摄的师兄掏出一块钱放进了功德箱。后来我留意了一下,几乎每个僧人如果自己要上香的话,都会放一块钱。

猴子听罢一愣,跟着转头。

而根据最新消息,少林寺的门票不是进了少林寺的财政,而是进了旅游局的腰包。而这究竟是少林寺的商业化,还是旅游局的商业化?

但转头间,和尚,老猪,老沙却都消失不见了。

图片 7

图片 8

释永信,单是这个名字就值得品评。佛门中人本有名无姓,但是国家却给所有僧侣加上了姓氏。这就跟所有孤儿院的孩子,都得姓党一样可笑。

猴子忽然急的满头大汗,无边沙漠,只有他猴子一人,猴子急了,跟着突然吼道,“师傅!你告诉俺老孙!如何才能赢了那诸佛?”

其实和其他宗教相比,佛教已经算是非常非常平和,几乎不闹事的宗教了。奈何政治总是不放过佛门,群众也总是关注着佛门。若你不能像仁波切一样深入群众和领导中搞关系,使自己的形像亲切可人起来,则你的名声一定不会太好。

但空旷的沙漠之中,除了沙尘,什么也没有。

奈何释永信不辩。不过也好,越辩越不清白,不如将这举世污浊,留给在家之人。

噌!猴子忽然惊醒!

以供笑谈。

草野之中,夜幕沉沉,猴子起身张望,却发现老沙在身旁睡的正酣,而那珠帘,却出乎意料的被老沙披在了猴子身上。

>>>如果您喜欢的话,请把文章分享给您的朋友,转载&合作请加:ipandastyle

“梦而心兮晓真假,人间繁华到谁家,无心却道败诸神,东山一只寻石花。”

正在此时,猴子忽然听见,有人在夜里唱着调子,这调子宛转悠扬,深得猴子的心。

兴致至此,猴子竟寻着那调子,缓缓走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