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奕经的爱新觉罗·奕经的生平介绍_爱新觉罗·奕经子女

爱新觉罗·善耆出身满洲镶白旗,是皇太极长子豪格的后裔、著名女间谍川岛芳子的父亲,清朝末年重臣。善耆袭爵肃亲王,担任过步军统领、民政部尚书、理藩大臣等职,是中国现代警察制度的建造者之一,推进了北京市政建设。善耆支持立宪运动,拒绝清帝退位,两次发起满蒙独立运动,一生致力于恢复满清的统治。1922年,善耆病死,享年56岁,溥仪追谥其为“忠”。人物生平
袭承王爵图片 1善耆
同治五年,善耆出生,他是清太宗皇太极长子肃亲王豪格的第十代嫡孙。祖父为华丰,死后谥曰恪;其父隆懃,官至内大臣。善耆从小习武,英武过人,有传闻说,他曾空手夺取过洋流氓的手枪。
光绪十三年,封二等镇国将军。光绪二十五年,袭肃亲王爵。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光绪帝和慈禧太后从北京仓皇出逃,行抵大同时,慈禧命善耆回京,会同庆亲王奕劻、大学士李鸿章办理善后事宜。善耆回京不久,结识了在日军中担任翻译官的川岛浪速,两人相见恨晚,后来拜了把兄弟。善耆在川岛浪速等人支持下,根据日本警察法和北京城的现状,编成巡捕队(这就是日后北京警察的滥觞)。
在庚子之变中,肃亲王府被八国联军一把火彻底烧毁。为了补偿肃亲王府的损失,朝廷将崇文门正监督这个肥缺给善耆以作补偿。崇文门监督是清代京师的税务总管,统管崇文税务总局及23个分局,负责征收出入京城的各种货税,是个人人垂涎的肥差。因有补偿之意,朝廷规定上缴税款由历年的30万两降为12万两,余下的尽可以收入善耆个人腰包。偏偏善耆不领此情。就任伊始,他就大刀阔斧整顿官吏,严禁贪污受贿。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崇文门监督收纳的税金扣除支出后,竟高达60余万两,善耆自己没有留下一两,全额上缴了国库。以往洋人带货入京不纳税,他改为一体纳税;以往商民入关由经济人包揽上税,从中抽厘,他改为官员直接验货收税,减去了中间盘剥的环节。善耆这一举动无形中将他推到了某些权贵的对立面。未及多久,他就被庆亲王奕劻参奏弹劾,惨遭罢免。
锐意改革
光绪二十八年4月,善耆再次出任工巡总局管理事务大臣,意气风发的善耆在其任职的1年零8个月的时间内,锐意革新,留下了不少可记录史册的成绩。其中之一即是整修王府井大街。庚子年以前,王府井一带路面很窄,凹凸不平,常常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两脚泥,街道两边的店铺很少。《辛丑条约》签订后,王府井南口的东交民巷成了使馆区。鉴于此地出入的洋人增多,善耆很快意识到此地潜在的巨大商业价值。经他奏请,光绪二十九年2月,王府井大街路东建成了“东安市场”,随之,相继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许多店铺,而且街道也得到了拓展整修。当时京师呈现出新的气象。善耆还明令在西珠市口内开设名为“文明茶院”的戏院,戏院楼上为女座,楼下为男座,取消了妇女不能进戏院观戏的禁律,在首善之区的北京,一时轰传。
善耆管理工巡局期间,出台了一篇用白话文撰写的禁止燃放鞭炮的告示,其中“正值年关,天气干燥,市民燃放鞭炮需严加注意”等字句,与今天我们告示中的用语可说是没有什么不同。此事引起了京城《京话日报》的关注,认为善耆此举无疑推动了白话文的推广进程。善耆在工巡总局之外,设立中东西三个分局,建立起新式警察机构。善耆担任民政部尚书后,在全国范围内推行警政、户口、卫生、市政等方面的建设。担任过北洋政府内务总长和安徽省长的许世英曾经在善耆手下主管京师治安。有一次,善耆的福晋不遵守交通规则,许世英责令罚银十元。但是许世英此举不但未获罪责,反而得到善耆的赞赏。
然而,善耆这些具有改革意义的作法在当时并不被认同。终于,在他提出撤销步军统领衙门的建议时,遭到了顽固守旧派的抵制和反对,唆使步军统领衙门的2万余官兵到庆亲王那儿控诉,善耆又一次被罢免。
释放刺客
宣统二年,汪精卫秘密潜来北京,图谋刺杀溥仪的父亲、清王朝摄政王载沣。汪精卫行刺不成被捕,朝廷责成善耆负责审理此案。审案过程中,善耆看到汪精卫的手稿《革命之趋势》、《革命之决心》、《告别同志书》之后,感慨万分,遂有了不杀之意。此外,善耆已经预感到清王朝的统治岌岌可危,认为此时杀几个革命党人无济于事,不如以怀柔手段对付之。在其力促之下,汪精卫得到从轻发落,仅以“误解朝廷政策”之罪名,被判处永远监禁。不久,又得以释放。
汪精卫入狱期间,善耆多次到狱中看望他,想借机做汪的思想工作,希望能为己所用。但结果是,两人的谈话每次都如一场辩论赛,二人旗鼓相当,谁也说服不了谁。善耆私下里与人半是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不是出生在王族,我早就加入革命党反叛朝廷了。
”而汪精卫见善耆谈吐文雅,远见卓识,非一般愚钝无能的昏官污吏所能比,也生敬佩之心。后来,人们问起汪精卫对善耆的印象时,汪精卫只评价了一句:“一位了不起的政治家”。
宣统三年10月,张绍曾和蓝天蔚在滦州发动“兵谏”,清廷被迫下罪己诏,宣布解除党禁、特赦国事犯。乘此机会,善耆建议清廷释放汪精卫。
组建宗社党
宣统三年,武昌起义爆发,清王朝的统治陷入土崩瓦解的状况。民国元年1月12日,善耆与良弼、溥伟、铁良等组织“君主立宪维持会”(俗称“宗社党”),反对南北议和与清帝逊位;1月19日,宗社党发布宣言,主张罢黜袁世凯,组建“战时皇族内阁”,由铁良任总司令,组织忠于清室的军队与革命军决战。1月17日,清廷召开御前会议,讨论溥仪退位事,宗室溥伟竭力反对。1月26日,良弼被革命党人彭家珍炸伤,两日后死亡,宗社党胆落,王公亲贵纷纷逃匿。
同年2月,溥仪退位,清朝灭亡。在川岛浪速的怂恿下,2月6日,善耆携家人逃到旅顺,继续为复辟清朝而努力。来到旅顺后,善耆死心塌地投入日本人怀抱,鼓吹“中日提携”。7月,日本明治天皇去世举行大丧时,他竟以清室贵胄之尊,身着丧服,斋戒素食,为其服丧三天。
民国三年元旦,日本大正天皇即位,他冒着刺骨的寒风登上旅顺白玉山,拜谒日本侵华将士的亡灵。为拉近与川岛浪速的关系,他还将最小的女儿、年仅六岁的十四女金壁辉送给川岛当养女。每逢川岛来拜访,他必带领全家老小到家门口排队等候,亲自上去拥抱迎接,还让最年轻的侧妃陪着川岛浪速畅饮。
志图恢复
善耆于民国元年6月开始,全力组织“勤王军”来配合日本政府策动的“满蒙独立运动”。第一次,善耆准备在民国元年9月20日起事。他将购买的大批军火伪装成农具,由公主岭运往内蒙古。可就在这批军火运抵郑家屯附近时,被吴俊升的军队截获,47辆大车全部被收缴。第一次“满蒙独立运动”就这样胎死腹中。
民国四年,袁世凯称帝,善耆认为复辟的时机成熟了,便开始紧锣密鼓地活动。他的计划是:由辽宁千山的部队点起讨袁烽火,与巴布扎布的蒙古军队合力拿下北京,建立一个“包括内外蒙古、满洲三省和华北为一体”的大王国,然后请溥仪即位。为了计划成功,善耆动用了全部家财,把自己所有的农田、森林、金矿、牧场、煤矿都抵押了出去,向日本财阀大仓喜八郎借款100万元,他用这笔经费,招募了大量土匪,进行军事训练,磨刀霍霍,踌躇满志。正当善耆以为复辟指日可待时,袁世凯暴毙,“扶清讨袁”的口号已经失去意义。日本人为了避免引起中国人的反感,开始压制善耆,不让其轻举妄动,满蒙运动再告失败。
这次失败,不仅让善耆的精神备受打击,也导致其倾家荡产,失去了东山再起的财力。
抑郁而终
此后,善耆深感复辟无望,便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他不许子女作中国的官,也不许为中国的民。到旅顺后,他把38个子女陆续都送去国外,除3个儿子分别去了英国、德国、比利时,其余全部进了日本学校。当他一个女儿在日本出嫁时,他特地在陪嫁中添进一套日本和服,告诫其不可忘记日本的恩情,牢记将来与日本提携之事。
民国十一年2月27日,善耆因抑郁成疾,在旅顺不治而亡,终年56岁。遗体运回北京肃亲王墓地安葬。废帝溥仪嘉奖善耆的忠诚,追赠谥号“忠”,全称肃忠亲王。爱新觉罗·善耆的夫人子女图片 2善耆
善耆共有5个夫人,生有38个子女。 儿子 长子:宪章 次子:宪德 三子:宪平
四子早夭 五子:宪宜 六子:宪英 七子:宪奎(金壁东,第一侧福晋生)
八子:宪真 九子:宪贵
十子:宪邦,1917年2月赴日本留学,入浪速中学学习。1921年6月17日因突发心脏病而病逝。
十一子:宪原 十二子:宪均 十三子:宪云 十四子:宪立 十五子:宪久
十六子:宪方 十七子:宪基 十八子:宪开 十九子:宪容 二十子早夭
二十一子:宪东 女儿 长女:显瑄 次女:显珥
三女:显珊(正妃侍女的女儿,因出生后不久母亲病逝,遂由第一侧妃收为养女)
四女早夭 五女早夭 六女早夭 七女:显琪 八女:不详 九女:显玖 十女:显瑡
十一女:不详 十二女:显珴 十三女:显琮
十四女:显玗(即川岛芳子,第四侧妃生) 十五女:显玽 十六女:显琉
十七女:显琦善耆与溥仪
爱新觉罗·善耆是清太宗皇太极长子肃亲王豪格的第十代嫡孙。溥仪是爱新觉罗·载沣之子,载沣是光绪帝爱新觉罗·载湉的同父异母弟弟。两人往上追溯都是皇太极的后裔,善耆一脉来自肃亲王豪格,溥仪一脉来自世祖福临。但两者的关系已出五服,按族里的辈分应该是溥仪更大一些,除此之外,两者的交集并不多。
善耆也是唯一一位拒绝在溥仪退位诏书上签字的亲王,他一生都渴望能恢复满族对中国的统治。在辛亥革命以后,爱新觉罗·善耆为宗社党主干,他回绝在清帝溥仪的退位诏书上签字,后来,逃至日本占领的旅顺,两次主张满蒙独立运动,只惋惜均以失利告终。
民国十一年2月27日,善耆因抑郁成疾,在旅顺不治而亡,终年56岁。遗体运回北京肃亲王墓地安葬。废帝溥仪嘉奖善耆的忠诚,追赠谥号“忠”,全称肃忠亲王。历史评价图片 3善耆
孙宝瑄:得材干之人易,得廉洁之人难;得廉洁之人易,得廉洁而能体下情之人难。使天下办事人尽如肃王,何患不百废俱兴焉!
汪精卫:一位了不起的政治家。

图片 4爱新觉罗·永璂
爱新觉罗·永璂是乾隆与继皇后乌拉那拉氏的儿子,母亲失宠他也形同被废,后娶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25岁病逝,无子女,过继永瑆第四子。
爱新觉罗·永璂简介
爱新觉罗·永璂(1752年6月7日-1776年3月17日),清高宗乾隆帝第十二子,继皇后乌喇那拉氏之子。乾隆三十五年四月,永璂成婚,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乾隆四十一年卒。嘉庆四年三月,追封贝勒。永璂在生时无封爵,过继永瑆第四子绵偲为嗣。嘉庆四年三月追封多罗贝勒。
爱新觉罗·永璂的子女
第一子,承继子多罗贝勒绵偲(1776-1848),乾隆第十一子永瑆第四子,母永瑆之侧福晋李佳氏,生于乾隆四十一年丙申二月廿九日午时,四月奉旨过继为嗣。道光二十八年戊申十一月十二日寅时,年七十四岁。

爱新觉罗·永璂是乾隆皇帝第十二子,生母为继皇后辉发那拉氏,继皇后所生的三个子女中只有他成年了。他出生时生母正得宠,乾隆对他的到来相当高兴,然而随着母亲的失宠、去世,他也失去了唯一的依靠,父亲连带着对他也厌弃。永璂曾负责编修《御制满蒙文鉴总纲》,还著有《日课诗稿》一书,于1776年去世,年仅24岁,嘉庆四年才被追封为贝勒。人物生平
乾隆十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寅时出生于翊坤宫,母为继皇后乌拉那拉氏。当天乾隆刚从畅春园回宫,平时都亲自去向太后请安的他在孩子出生这天罕见地派内监去请安。
他的出生让乾隆非常高兴,不仅写诗纪念,还让大臣与他“同喜”。他的名字“璂”,在古汉语里是皮件里镶嵌的玉饰,明代《诸司职掌》云:“皇帝皮弁,用乌纱帽之,前后各十二缝,每缝各缀五彩处十二,以为饰。”天子皮弁饰十二璂。
乾隆三十年闰二月,南巡过程中,其母乌拉那拉氏突然失宠,形同被废。
乾隆三十一年七月十四,继皇后乌拉那拉氏去世,时年四十四岁。
乾隆三十五年四月,永璂成婚,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
乾隆三十六年,负责编纂《御制满蒙文鉴》总纲,时年二十岁。
乾隆四十年,《御制满蒙文鉴》总纲完成,乾隆谕旨:“汝所进书甚好,但有眉目不清数处,改正后再行呈阅。”又奉谕旨:“汝所作之书亦费心矣。”永璂回忆:“闻命之下曷胜感幸。”(《日课诗稿》第25到26页,《蒙古总纲进御览敬志长律一首》)
乾隆四十一年正月二十八日丑时病逝,享年二十五岁,诏用宗室公例治丧。同年,《御制满蒙文鉴》总纲刊行。
永璂在生时无封爵,过继永瑆第四子绵偲为嗣。嘉庆四年三月追封多罗贝勒。
董宝光在《学人卉萃的永璂贝勒府》中写道:“永璂生前未获封号,估计亦未分府。
……
永璂府的末代府主溥胜弟兄三人,遂于1921年1月以洋8千元将此府售于黄集成氏。售府契约上,旧业主属名为:金溥胜、金溥林和金溥榕三人。”永璂的子女
继子多罗贝勒绵偲(1776-1848),乾隆第十一子永瑆第四子,母永瑆之侧福晋李佳氏。生于乾隆四十一年丙申二月廿九日午时,四月奉旨过继为嗣。道光二十八年戊申十一月十二日寅时,年七十四岁。乾隆喜欢永璂吗
幼年时的永璂因为是继皇后的儿子,所以在宫中地位颇高,不管是皇帝还是其他妃嫔应该都对他态度不错。可是随着生母辉发那拉氏的失宠、去世,十四岁的永璂应该也从有天堂跌进了地狱般的感觉,饱尝了宫中冷暖。乾隆四十一年正月,年仅二十四岁的永璂病逝,到死都没能等来父皇的重视。乾隆帝对于追封成年皇子一向是绝不“手软”,而永璂到死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封号。我们也由此可见乾隆帝并不怎么喜欢永璂,大概是他既没有什么专长,又是讨厌的辉发那拉氏之子的缘故。直到嘉庆四年永璂才被追封为多罗贝勒并过继永瑆第四子绵偲为嗣。

姓名:爱新觉罗·奕经

爱新觉罗·弘时是雍正皇帝第三子,生母为齐妃李氏,与弘晖、弘昐、和硕怀恪公主一母同胞,因为前面两个孩子都早夭,可以说是雍正的长子。原本,弘时和生母齐妃都很得宠,但他渐渐放纵自己,又做错事得罪雍正而被削除宗籍,连累母亲李氏也失宠。雍正五年,弘时逝世,年仅24岁,乾隆继位后追复弘时的宗籍。人物生平
爱新觉罗·弘时,满族,1704年3月18日出生,清朝雍正帝第三子,乾隆帝的异母哥哥。康熙四十三年甲申二月十三日子时生。
母齐妃李氏。雍正四年二月十八日,命为允禩之子。据载他年少放纵,行事不谨慎而在雍正五年被削除宗籍。雍正五年丁未八月初六日申时卒,年二十四岁。雍正十三年10月,清高宗即位之后,追复弘时的宗籍。
弘时嫡福晋姓董鄂氏,是尚书席尔达的女儿。有两个妾,一是钟氏,是钟达的女儿,一是田氏,有一子永珅,3岁夭。《清史稿·卷二百二十
列传七》:弘时雍正五年以放纵不谨,削宗籍,无封。 《清史稿·卷二百二十
列传七》关于弘时的记载:“弘时雍正五年以放纵不谨,削宗籍,无封。”
清朝玉牒中关于弘时的记载:“第三子弘时,一。康熙四十三年甲申二月十三日子时生。母齐妃李氏,知府李文烨之女。雍正五年丁未八月初六日申时卒,年二十四岁。嫡妻栋鄂氏,尚书席尔达之女。妾钟氏,钟达之女。妾田氏。”
《清皇室四谱》关于弘时的记载:“皇三子弘时,……康熙四十三年甲申二月十三日子时生,雍正五年丁未八月初六日申刻,以年少放纵,行事不谨削宗籍死,年二十四。十三年十月,高宗即位,追复宗籍。”弘时的子女后代
《爱新觉罗宗谱》关于弘时独子永珅的记载:
第一子永绅,康熙六十年辛丑七月二十日午时生,母妾钟氏,钟达之女。雍正二年甲辰正月初六日申时卒,年四岁。弘时为什么泄露考题
当时的考官是张廷璐,也就是张廷玉的弟弟。弘时泄露考题给他中意的人选,一方面是替自己培养势力,另一方面通过这件事把自己和张廷璐牢牢的绑在一起。不要忘了,古代是很讲究亲戚之间的和睦的,有不法事也要相互隐瞒。按弘时的想法,张廷玉即使知道这件事,也没办法站出来揭发,只能接受事实,站到弘时一边,成为他夺嫡的一大助力。即使泄题的事情曝光了,雍正也得考虑一下张廷玉的态度和感受,不好严办。
但是弘时千算万算,算错了两个人:一是雍正,雍正是何等强硬的人物,哪会被这种伎俩要挟?他也正好要惩治贪污腐败,肃清官场风气,张廷璐等于撞枪口了。差点被剐了,后来总算改判了腰斩。斩了张廷璐和诺敏还有一个作用,这些人都不是老八的人,算是雍正一边的,雍正借此显示他的决心,不管是谁,一律严惩。弘时另一个算错的是张廷玉,张廷玉这个人,一向谨小慎微,从不敢对皇帝提不同意见。哪怕是自己的弟弟,他也决不敢露出半点异议,还要痛心疾首表示家门不幸、管教无方。总之为了保住自己,弟弟也是可以牺牲的。弘时没有继位的真实原因
民间一直有很多猜测,比较靠谱的说法是弘时缺乏政治野心,而后更在关键性的“站队”问题上与父亲发生重大分歧,继而招致雍正的厌恶并将他驱逐赐死。也有传闻,性格放任不羁的弘时在聪明才智上输给了一向不受父皇重视的四弟弘历,最终遗憾地与皇位失之交臂。
真正断送了弘时大好前程的,是他在先帝康熙灵前所说的一番“大逆不道”的言论。
雍正五年的一天,在宗祠祭祀之时,弘时忽然以“先帝在天之灵,愿目睹手足和睦,兄友弟恭”的说辞,为被雍正囚禁于宗人府的允禩等几位亲王求情,话里话外,直指父亲不顾手足之情,迫害几位皇叔,将令康熙魂魄不安云云。雍正闻言勃然大怒,随即下诏以“言行放纵不谨”的罪名将弘时革除宗籍,而后赐死。由此可见,正是弘时的这些话令雍正清醒地认识到“才智不足,尚可教诲,然此子心怀异志,侍君不忠,对父不孝,则断不可留”。

所处时代:清朝

民族族群:满洲镶红旗

出生地:北京

主要成就:协办大学士,署理藩院尚书

爱新觉罗·奕经–清廷官员

爱新觉罗·奕经(1791-1853年)清朝宗室大臣,字润峰,隶属满洲镶红旗。成恭亲王永瑆之孙、贝勒绵懿之子,承继循郡王永璋。初为乾清门侍卫,迁内阁学士、都统。道光五年,任兵部侍郎。十年,随长龄驻喀什噶尔防御浩罕,回京后,历任吏部侍郎、户部侍郎。十六年,擢为吏部尚书,兼步军统领。二十一年,入阁为协办大学士,署理藩院尚书。二十一年,以扬威将军抗击英军不利,解职。咸丰三年,奕经奉旨防御太平军,病死徐州。

相关文章